主页 > 娱乐新闻 >
监利县柘木乡:“传工”插秧,闹活水乡一片天_自然频
发布日期:2020-06-04 04:3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乡村四月,翠绿铺地,万物勃发。庄稼人抢插抢收,插了早稻插中稻,收了油菜收小麦,可谓是“插秧割麦两头忙”。

“三月四月江南村,村村插秧无朝昏。”在这个时节的乡村,一大早你会看到,赶工插秧的姑娘婆婆,手拿草帽,臂戴“倒袖”,脚穿轻便深筒套靴,草帽晃动,步履轻盈,一路谈笑风生,赶往“东家”的秧田。

清晨,农家的秧田里,一尺来深的秧苗翠绿发亮,随着洗秧水的波动在田间摇曳。人们腰间斜系着的“秧茅草”随着扯秧、洗秧的动作在田间晃动。低头扯秧的,一把一把在手间“扭”成一大个;洗秧的,秧把子朝前左右推?(song);系秧的,左手虎口和食指、中指夹住秧茅草,大拇指摁住秧茅草一头,右手顺势拉紧另一头。一个秧把子系好了,顺手往坡边一扔,不经意间堆成了一大堆。秧田里人欢秧跃,谈笑声、洗秧的“哒哒”声组成了一支扯秧大合唱!好一幅“传工”(“传工”柘木一带的地方语。)热闹的扯秧图!

那是“单干”的初期,对插秧揽重的农活,庄稼人不是出钱请工,而是墩台上的人们互相“传工”(今天你帮我,明天我帮你,这样传着来。)。根据人们相互熟识的情况,有的手脚麻利,有的体力强壮,既有技巧,又要吃苦耐劳。“传工”的对象是前几天就已约定好的,选人还得讲究一些。

那时,我在村里教“民办”,每遇季节性的活儿我就十分担心。在我的心目中,既要教好书,又要种好田。总是喜欢追求完美。

到了我家插秧的日子,往往有七八个人“传工”。头一天,我的老母亲就要预备生活招待了,老小动手,绞把子(乡村里大锅大灶)、剥豌豆八果、打豆腐、杀鸡子、称鱼买肉等等,忙得不亦乐乎;我妻子忙着在田里下肥料,老父亲赶着牛在蒲滚,水田里风生水起;我要上好这一天的课,明天好请假栽秧。心里憧憬着美好的希冀!一家上下为“传工”插秧而忙碌,热闹的气氛在我们心中荡漾!

说起插秧,我妻子是一把好手,至少在墩台上小有名气,扯秧、插秧、挑秧,有力气,是行家。那1000平方的大亩一天就能拿下。因此,找她插秧“传工”的人很多。

“春占日子夏占时。”抢季节的农活不能耽误,何况是“传工”呢?轮到我家插秧的那一天,妻子性子急,早就把一些事料理好了,带头扯秧、挑秧、抛秧等等,一切都井然有序,我在一旁只是打个下手。

下田插秧了,“传工”的人们一字排开,以前栽的“耙齿行”,后来变成了“竹篙行”。两人一厢,有时事先分好厢子,有时就让人们信手栽来。插秧,手脚总有快慢的,但人们“品”到一起,插秧速度就差不多了。栽上前的放松一点,落后的赶紧一点。白水青秧,有行有款。栽得起兴时,大伙七嘴八舌,有说有笑,姑娘们唱起了乡村古老的歌谣和《??咚》,不知不觉“一埸(yi)秧”已栽上了头。人多了也不觉得寂寞,这一唱一和,疲劳也随着消失,热闹的气氛在田间回荡!

自家的秧插完了,“传工”的人们又“伙”到另一家,这叫“还工”。人们依旧那样忙碌,从“东家”到“伙计”这一天都是上紧的,准备好“菜蔬”,迎接那既忙碌又开心的日子!一般农户大约也就忙上十来天吧,就在这一片热闹的气氛中,一块块“白水”布上了新绿,大地披上了翠绿的盛装,俨然是一幅浓绿重彩的水彩画!

早稻抢插完毕,紧接着又插中稻了,人们依旧这样“传工”,仍然一片热闹!

那时,人们通力合作,互帮互助。辛劳中寄予一年的希望,热闹中显示纯朴的“人情”。人们也不讲什么“价钱”,只求守望相助,共度难关。

而今,这里一带不兴栽早稻了,也不“赶晚秧”了。水田只插一季中稻。待中稻收割后,田块地势高一点的种上小麦或油菜,较低的田块干脆空着。人们不再“传工”了,而是出钱请工。哪怕是“栽秧工”200元一天,招待讲究,还得要请。有时就是拿钱还请不到人呢!“传工”的方式悄悄远去,人们的手头逐渐富足,也不在乎那点工钱了。再说乡村在振兴,机械化的进程在加速,年轻人不再靠种田吃饭了,劳动强度减轻、播种收割快捷方便、讲究科学种田的方式已经到来!

然而那种热闹气氛、人情味十足、民风纯朴的“传工”方式仍然留在我的记忆里!

作 者:曾繁华